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藏族著名《格萨尔》说唱艺人 ——才让旺堆先生

时间:2015-05-04 08:17:52  来源:《青海藏族》2014年2期  作者:索南才让/作

 (一)
    才让旺堆先生原籍为西藏那曲上安多,出生于1933年,当时他全家共有11口人,才让旺堆先生是最小的一个。8岁时,在一次部落间的抢杀中,父亲和大哥不幸身亡,不久母亲也病故,兄妹几个也都离散,他就成了孤儿。10岁那年,才让旺堆先生离开家乡,流浪于西藏拉萨、日喀则、山南、江孜、阿里、昌都等地。按母亲遗愿,朝拜了佛教著名圣山冈底斯和西藏著名佛教寺院色拉寺、哲蚌寺、噶丹寺、大昭寺、萨迦寺、热振桑耶寺、扎什伦布寺,米拉日巴金城、塔波修行洞、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修行禅窟等,也曾到过印度、尼泊尔等国。3年后,他先后来到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错湖边。那时他连一句《格萨尔》都不会唱。一天夜里,才让旺堆先生在纳木错湖边睡觉,一连睡了七天七夜,不省人事。在这七天七夜里,才让旺堆先生做了许多梦,梦见许多壮观的场面,如千军万马鏖战沙场,众人在城堡里搬运财宝,武士们赶着成群的牛羊,胜利者在向百姓布施着战利品……当他醒来后,浑身疼痛,口中念念有词,同伴们惊慌失措,将他背到附近的寺院。寺院里的活佛听了才让旺堆先生口中所言,发现才让旺堆先生所念的,不是胡言乱语,而是《格萨尔》祈祷三界众神和祝福万物生灵的颂词。从此,才让旺堆先生踏上了演唱《格萨尔》的艺术道路,才让旺堆先生的名字也随着《格萨尔》优美的旋律,传遍了千里草原。尔后,才让旺堆先生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了西藏黑河安多县,此时他已名震四方,闻名遐迩,当地群众无人不知他的离奇经历。当年,他被著名活佛尕玛·吾坚扎登邀请到寺院说唱《格萨尔》。才让旺堆先生在寺院里住了一年多,完整地将《格萨尔》中的《卡切玉宗》说唱了一遍,由三个寺僧用藏文记录,并整理成《格萨尔——卡且玉宗》手抄本,至今保存在该寺院里。活佛尕玛·吾坚扎登还为他做了一顶“仲夏”赐给了才让旺堆先生,并向他祝福。从此他身背说唱道具、弓箭、“仲夏”等四处云游,一路吟唱《格萨尔》。他还在民间传统的赛马会、婚宴、法会上说唱《格萨尔》,赢得了“仲周加热”(穿羊皮袍的小艺人)的美誉。从此,才让旺堆先生以《格萨尔》神授艺人和著名说唱艺人的身份漫游于雄伟辽阔的青藏高原上。
    1957年才让旺堆先生成家立业,举家迁到青海省唐古拉地区安家落户,从此结束了流浪生涯,开始了他专心说唱《格萨尔》的职业生涯。他那悠扬的说唱传遍了唐古拉的山山水水,成为唐古拉人民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丰富唐古拉地区的民间文化和《格萨尔》说唱的延伸发挥了重要作用。不幸的是,“十年动乱”中,刚刚步入幸福生活的才让旺堆先生再一次灾难临头,祸从天降,他被抓起来,进行了一年多的劳动改造,他心爱的“仲夏”等道具也被烧毁,这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治愈的伤痕。可是他从未停止过《格萨尔》的说唱。一有机会,他便偷偷唱给乡亲们,当地群众也很拥戴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让旺堆先生得以平反昭雪,这时他更加信心十足,把悠扬的歌声洒向无垠的草原。
(二)
    1987年,青海省首届《格萨尔》民间艺人演唱会在青海湖畔拉开帷幕,才让旺堆先生在比赛中一举夺冠,从此名扬八方。同年,才让旺堆先生被邀请到青海省《格萨尔》研究所说唱《格萨尔》。才让旺堆先生具有丰富的《格萨尔》史诗知识,熟练掌握120余部《格萨尔》史诗的内容和情节,无论是其中的故事情节,还是山川河流、城池国度,甚至是音乐舞蹈、格言谚语,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堪称是《格萨尔》的“活词典”。他具有超常的记忆力,能够说唱的史诗超过百部,据他自己说,他能够说唱120多部《格萨尔》。几年来,他说唱了11部濒临失传的《格萨尔》,并录有音带。这11部《格萨尔》是《阿达鹿宗》、《托岭战争》、《犀岭战争》、《梅毛水晶宗》、《楠铁宝藏宗》、《吉祥五祝福》、《狮虎海螺宗》、《尕德智慧宗》、《征服南魔王》、《扎拉铠甲宗》等,共计698盒音带,现已整理成藏文,《格萨尔》研究方面的有关专家,进行了审定。专家们对由才让旺堆先生演唱的《格萨尔》给予了肯定,最终由中国藏学出版社和青海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1989年,青海省文联《格萨尔》研究所让才让旺堆先生到北京、四川等地参加了首届国际《格萨尔》学术研讨会。通过说唱《格萨尔》,国内外专家都一致认为,才让旺堆先生说唱的《格萨尔》层次分明,内容丰富,唱词悦耳动听,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文学价值,专家们还称赞他是“国宝级艺术大师”。60多年来,才让旺堆先生的内心始终浸染着另一个世界的色彩。在那个世界里,英雄史诗《格萨尔》是永居其中的核心,是不断创造和推动历史的传奇。这个不断发生的传奇故事,每夜以梦的形式进入才让旺堆先生的内心,等待第二天成为篇幅繁浩的史诗《格萨尔》的一个说唱片断。才让旺堆先生说唱的辽远、雄浑和神秘的《格萨尔》,给《格萨尔》民间说唱艺术增添了瑰丽的色彩。
    《格萨尔》史诗为什么经久不衰,就是因为青藏高原还有无数《格萨尔》史诗说唱者和聆听者,就是因为史诗还葆有一批像才让旺堆一样的创造者、继承者和传播者。才让旺堆先生以一种精神文明状态营造了一种特殊的《格萨尔》说唱艺术和《格萨尔》文化氛围。聆听才让旺堆先生说唱的《格萨尔》,我们就能感知到《格萨尔》史诗如同美妙音乐般的韵律,感知这部史诗波澜壮阔,丰富多彩的质地。恰如公元前六世纪于古希腊各城邦唱诵《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荷马,才让旺堆也流迹高山大湖间,在草原深处颂吟着天神之子、岭国国王格萨尔的丰功传绩。
(三)
   才让旺堆先生从少年时代开始说唱《格萨尔》,在民族民间文化的抢救方面成绩突出、贡献巨大。在上级有关单位和领导的关怀下,1988年,才让旺堆先生被吸收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青海分会会员,并被选为常务理事和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三届委员。1990年,被吸收为国家干部,享受副高待遇;1991年,在中国社科院、国家民委、文化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召开的说唱家命名大会上,获得了“《格萨尔》说唱家”的称号;1994年,在青海省第三届文艺创作评奖中,才让旺堆先生说唱的《陀岭之战》之部获优秀作品奖;1997年,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社科院、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等四部委特授予才让旺堆先生《格萨尔》抢救和研究“突出贡献的先进个人”称号;1999年,青海省第四届文艺创作评奖中,才让旺堆先生说唱的《吉祥五祝福》之部荣获优秀作品奖;2004年,荣获全省文化系统“晚霞奖”;2005年,获国务院颁发的“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的专家”;2007年,由文化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格萨尔》杰出传承人”称号。1995年,在庆祝青海省文联成立40周年之际,荣获青海省文联颁发的“在青海从事文学艺术事业40年做出负责”的荣誉证书;2003年被聘任为青海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荣誉主席。
(四)
    才让旺堆先生成为《格萨尔》著名说唱艺人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有关专家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才让旺堆先生从小就很聪明,有惊人的记忆力。他熟知每部《格萨尔》中大小人物,一经提问,总是对答如流;二是才让旺堆先生自小喜欢酒曲、拉伊、谚语等民间文学,并且口齿伶利,不论到哪里,都喜欢用歌声表达他的情怀。特别是在赛马会等盛大节日上,他必定会献上一曲祝福歌。人们都喜欢听他唱歌、讲故事。在他身上,沉淀着厚实的民间文化。这为他成为艺人,打好了语言基础;三是才让旺堆先生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是一位见多识广的人物。他一生云游许多地方,曾踏遍卫藏、康巴等地,并到过印度、尼泊尔。他饱览人间奇观,广听各种趣事,熟知许多地方的风俗习惯,就现在来说,他精通藏族三大方言。还与各方的说唱艺人、歌手有来往,与他们切磋演技,相互汲取。在云游过程中,他还朝拜过许多格萨尔遗迹和遗物。长期的流浪行吟生涯,使他大开眼界,拓宽知识面,为他以后成为说唱艺人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和可利用的现实资料;四是才让旺堆先生所走过的道路曲折坎坷,除了说唱《格萨尔》,他还从事过放牧、打铁,缝制藏靴、藏袍等许多职业。他还曾镌刻过经文,为人看病抓药。这对他以后成为说唱艺人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五是在才让旺堆先生的故乡,对《格萨尔》非常尊崇,几乎和佛教信仰处于同一地位。这里有一种风俗,每年农历正月初七和四月十五,人们都要聚在一起,为格萨尔王和岭国三十员大将煨桑祈祷。村子里或家人发生什么灾难,便请人说唱《格萨尔》驱邪。才让旺堆先生深受这种环境和宗教的影响,使他从14岁起,就养成了为格萨尔王点酥油灯、煨桑、祈愿保佑的习惯。他还常说:就因为他对格萨王的无比敬仰,才使他能够说唱《格萨尔》。他这种专心不二的信仰和虔诚,为他成为说唱艺人奠定了思想基础,给了他一种精神力量。才让旺堆先生的说唱风格:一是才让旺堆每次说唱之前,都要祭奠英雄格萨尔及岭国三十员大将等。随后便趺坐如盘,双手合十,虔诚祷告,尔后开始说唱。每说完一部,也要祭奠。他说,如果不对岭·格萨尔王虔诚礼拜,说唱就不会顺利;二是才让旺堆先生以往说唱时,随身携带弓箭、“仲夏”等物,还备有格萨尔王和岭国三十员大将的唐卡画等。据他称,在说唱时,根据说唱内容中人物的动作,配以一定的手势舞姿,一来可加强说书的乐趣,二来也能吸引观众。在说唱过程中,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他脸上的表情也时喜时悲时怒时欢,并且手舞足蹈,与口中的唱词配合默契;三是才让旺堆先生在说唱时,精神高度集中,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观众或合十聚拢的手指。说唱内容总是一气呵成,又急又快。如果让他停下,只要招手示意,他便能自动停止演唱。停唱时间可短可长,或几天或几个月均不妨碍他再次接着演唱。他的说唱不受时间环境等的影响。这可能是“神授仲肯”的一大特色;四是才让旺堆的说唱曲调丰富多彩。他说唱时,能根据不同人物配以不同的唱腔。就格萨尔王来说,在降伏十八大宗时有不同的十八种唱腔。如在降伏魔怪鲁赞时,为“驱赶黑暗的白色六律”调;降伏霍尔国白帐王时,唱腔为“食肉吮血”调;降伏姜国萨丹王时,唱腔为“杜鹃远鸣”调;降伏门国辛迟王时,唱腔为“六变神音”调……。才让旺堆先生的说唱曲调与版书中所提及的说唱曲调亦有所不同。首先,就格萨尔王和其他岭国英雄的说唱曲调在称谓上有区别;其次,唱腔各异;第三,唱腔的数目也有差异。另外,才让旺堆的说唱分繁扩、适中、简略三种。可视听众的要求和时间限制而定。如《楠铁宝藏宗》为繁扩,全书共五十多万字,120余盒音带。《吉祥五祝福》为适中,约十万字,33盒音带。据他称:在喜庆的日子如赛马会等场合的说唱均属简略。
(五)
    才让旺堆先生于2014年5月29日因病逝世,享年78岁。才让旺堆先生从事《格萨尔》史诗说唱以来,以青海《格萨尔》史诗研究工作的实际出发,全身心投入《格萨尔》说唱艺术,积极说唱《格萨尔》史诗10余部,留下了大量的《格萨尔》研究和民间文化研究的珍贵资料,为青海的《格萨尔》史诗和藏学研究的搜集、抢救、保护、整理、研究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工作兢兢业业,积极勤奋,受到《格萨尔》专家学者和研究人员广泛赞誉和好评。高尔基说:“一个优秀艺人的消亡,等于一个图书馆的消亡”,才让旺堆先生的去世,《格萨尔》研究就等于失去了一座图书馆。才让旺堆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格萨尔》学界的一大损失,我们感到非常沉痛。我们要缅怀他的敬业精神和朴实真诚的为人品格,学习他的职业操守和艺术追求,以推动我国《格萨尔》研究事业的不断进步。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