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雍正二年青花瓷器与年羹尧

时间:2015-08-23 12:00:58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许新国

二零一三年六月,在西宁回族藏友赵尕又家中,见到一件青花瓷笔筒。高20.5厘米,口径21.2厘米,底径17.3厘米。形制为内卷宽平沿,直壁,折胫,圈足。通体施白釉,釉色白中闪青,底部不施釉,底部与笔筒内部可见明显旋纹。釉面可见褐色斑点和棕眼。用青花书写文字,平沿处有内外两道弦纹,弦纹之间以隶书体书写“大清雍正二年川陕总督平西大将军年羹尧平叛有功赏赐”数字。笔筒外壁施有上下两道宽带纹和弦纹,在宽带纹和弦纹之间,以隶书体写有唐代李白的边塞诗《关山月》一首,“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古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间。”末画“珍示”图章,树叶一片。(图1)

此器形制规整,以隶书为饰,书写章法谨严,应属官窑烧造之器,加之又有雍正二年皇帝赏赐的题款,显然不是粗率的民窑所能为。但此器釉面又多见褐斑和棕眼,并有局部缩釉现象,与雍正时期的精品瓷器相比,尚有一定的距离。我想,这一定不是雍正皇帝专门命人制作赏赐给年羹尧本人的物品,而是批量定制,以年羹尧的名义而赏赐给作战有功人员的,当然应归入官窑之器之列。

笔筒出现于宋代,到了明朝末年,极为流行,瓷制笔筒以明崇祯和清康熙青花笔筒较为多见。无独有偶,二零壹四年三月,在江苏省昆山市华夏文物研究院的文物陈列室中,又见到了同类性质的一件青花盖罐,此件盖罐口径11、底径14.5、高30厘米。圆弧形盖,中间为一孔,中穿有一铜环,宽肩,鼓腹下收,平底浅圈足,底部未施釉,露胎。通体用楷书书写文字,典型的“馆阁体”书法。器盖上书写四字“吉祥如意”,肩部一圈文字为“大清雍正二年川陕总督平西大将军年羹尧平叛有功赏赐”。圆形篆书“珍品”图记一枚。“登楼”诗一首:“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盗寇莫相侵,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图2)

此器亦形制规整,体形偏长,其器形在清康雍之际较为流行,以楷书馆阁体为饰,书写法度亦严整,加之亦有大清雍正二年皇帝赏赐的题款,显然不属一般民窑所造,应属景德镇御窑所造的官窑制器。与上件笔筒相比,器形更为规整,青花发色正常,胎体较为洁白。亦应属以赏赐年羹尧平叛有功名义,而赏赐平叛作战有功人员的佳器和纪念品。为此可知,当时作为赏赐品的瓷器,应分不同的类型,由此,应有不同的赏赐等级之分。其绘画题材丰富,雄奇和俊雅。在瓷器上书写整篇文章在康熙朝最为流行。以歌颂康熙皇帝笼络汉族知识分子的《圣主得贤臣颂》较为常见。此外也有《出师表》、《赤壁赋》、《滕王阁序》、《归去来辞》、《兰亭集序》等内容。而似这两件雍正二年并写古诗的瓷器并不多见,而以平叛有功赏给年羹尧及其部下的仅此两件,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并且它涉及的是有关清朝发生的重大事件理应“珍示”,与大家共赏。

青海地区,由于其地控番羌,历来属军事重地。在康熙末年和雍正初年这一地区一直是用兵之地。年羹尧作为康熙末年和雍正初年的一位重要封疆大吏,他的政治生涯的速起速落就如一颗流星,虽然短暂,但却是最亮的一瞬间。自康熙四十八年至雍正三年,他担任了西南和西北的镇守重任,直接参加了清军对青海西藏的军事战斗,参与了对川陕甘、藏地地方事物的管理和许多重大政策的制定。在清前期西部的政治、经济、军事活动,尤其是军事活动,充分展现出年羹尧治国安邦的才能和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体现了他超乎常人的特殊性的一面。

年羹尧,字亮工,号双峰①,汉军镶黄旗人②。湖北巡抚遐龄次子。生于康熙十八年(1679年)③,雍正三年十二月(1726年1月)被罪,赐令自裁,终年四十七岁。他于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四十四年任四川乡试正考官。四十七年任广东乡试正考官,历迁侍讲学士。四十八年二月授内阁学士,九月擢为四川巡抚。从此时开始,年羹尧的仕途十分顺利,不到十年时间,即康熙五十七年十月被任命为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务。

在四川任职期间,他整饬吏治,革除弊政,慎重处理少数民族事务。康熙五十六年,策妄阿拉布坦遣其部将大策凌敦多布袭击西藏,杀死拉藏汗。在清朝平定西藏的过程中,四川总督年羹尧功不可没,因为总督的军事职权包括领兵权,指挥权和后勤供应。在这一时期,他敢作敢为,积极储备粮草,调集兵马,并对进藏官兵的数量、进军路线进行了详细的布置与安排,大军进藏驱逐策凌敦多布之后,对于大军凯旋而归的路线、时间等均做了较为周详细致的安排、策划,充分发挥了总督的职能,尽职尽责,赢得了康熙皇帝的信任。于康熙六十年,任命年羹尧兼理四川陕西总督事务。按当时的行政区划分,甘肃属于陕西省区之内,知川陕督当为两省总督,青海自然在其辖区内④。

任职不久,青海即发生了郭罗克番(藏人)动乱的事件,年羹尧忠实履行康熙皇帝的命令,年令提督岳钟其率兵赴松潘进剿,败郭罗克伏兵千人,攻破番寨四十余座,斩首三百,擒其头目,余众悉降,取得了胜利。⑤
自雍正元年八月至雍正三年初,这一时期由于青海罗卜藏丹津的叛乱,年羹尧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皇帝驾崩,皇四子和硕雍亲王继位。雍正皇帝随即召回抚远大将军十四贝子允禵,命川陕总督年羹尧管理军务。雍正元年二月二十五日,“上以川督统理三处巡抚,控制番羌。……加以重衔(兵部尚书),便于经理。”⑥

不久,驻西宁办事大臣兵部侍郎常寿奏报:固始汗之孙罗卜藏丹津于康熙五十九年随大军进藏后,希翼藏王之位,领兵驻留近二年,未能遂欲,六十一年九月返回青海后,意常泱泱。曾于同年十月会盟各部王,台吉时,令其备兵,且遣使准噶尔,有谋逆之迹,建议严之防备。雍正帝命年羹尧派四川提督岳钟其出松潘口防备,命常寿等严守边关。六月上旬,罗卜藏丹津叛乱之迹越发明显,与贝勒盆苏克汪扎尔率兵攻掠不入伙之王额尔德尼额尔克托克脱鼐,迫其投往甘州边内。八月罗卜藏丹津攻掠亲王察汗丹津等,青海叛乱开始。九月十三日,叛军已过黄河,雍正命年羹尧进剿,命他“火速亲赴西宁。”

十月初六日,年羹尧抵达西宁,十九日至二十七日,叛军进击南川、西川、北川。西宁危急,年羹尧“昼则综核军务,夜则分班守城,最终三战三胜,打败了叛军。”⑦

紧接着,从雍正元年十一月至雍正二年正月,相继打败了北川边口的奇嘉寺、郭莽寺及布隆吉尔的叛军,剿灭了上、下北塔,归德堡之上、下寺东策布,郭密九部,庄浪阿冈部及郭隆寺的叛军。尤其是郭隆寺之战,“计两日所杀贼尸六千二百有零,川陕官兵所带腰刀皆臣所造者,砍缺三四百口,可以知此一战矣”,所以被岳钟其称之为“自三潘平定以来,未有如此之大战者。”⑧

雍正二年三月,年羹尧命岳钟其突袭叛军,擒其母,罗卜藏丹津逃遁。五月青海平定。并与五月十一日命青海所有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到西宁会盟,自申明正法八人之罪,宣读条约十二款,筵宴,犒赏三军。
清廷平定青海罗卜藏丹津的叛乱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这只是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的一个手段而已。对此年羹尧曾明确表态:“以我大兵收取西海部落,区画番夷,料理边陲,为久治长安之计,事孰有大于此者?”⑨所以,将青海完全纳入中央政权的管辖之下,实现对青海的全面改造和治理才是真正目的。

叛乱平定以后,年羹尧遵照雍正皇帝的旨意,实行了以下事宜:在政治上对参与罗卜藏丹津叛乱的班珠尔拉布坦、贝子阿拉布坦、阿拉布坦妻额工等八人在盟会上进行斩首示众。将青海蒙古重新编定为二十九旗,改革旧有的会盟制度,盟主需听候皇帝任命;将青海蒙古不定期的朝贡制度定为三年一次,九年而周,周而复始;将和硕特蒙古控制的地方进行了削弱,收归内地,分隶四川、云南管辖。在军事上,于西宁、北川边外,自巴尔托海至扁都口一带修筑边墙,悉建城堡,将固始汗后裔迁徙于牧山,并不准和硕特部接近祁连山以南地区,以保证河西通道的畅通。在西宁北大通河一带以及关西各要冲增设镇营,设立总兵官。在经济方面,定茶马贸易地点为日月山,每年二、八两月贸易两次;减除藏族民众向寺院纳税的数额,免除藏族商队的“鞍租”和税收,定赏赐数额。另年羹尧提出“广屯种而增赋税”,即将河北、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等地的军流人犯派遣到青海,由官方拨给地亩、籽种、耕牛,开垦屯种,三年后按例起科。在宗教政策方面,主要是限制喇嘛的势力,如规寺院庙舍不得超过二百间,喇嘛多者三百,少者十余人,每年稽查两次。寺庙所用粮银由地方官管理。⑩

年羹尧的这些措施的实施,加强了清廷对青海等地区的统治,防止了割据局面的出现,并对清廷统一新疆和进一步加强对西藏的管辖都产生了积极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至雍正初年年羹尧已在西部经营了多年,积累了经验,故对于西部的各种事情有较详细而又准确的判断。在青海蒙古问题上,雍正皇帝对他则放心大胆的委任,并给予他相当大的专断权利,这样就为他迅速和通盘解决青海问题创造了良好的政治条件,其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平定青海叛乱之后,叙功,进年羹尧一等公,并令其子年斌承袭,并封其父年遐龄为一等公并加太傅衔。真可谓荣膺九命,礼绝百(僚),红极一时,位极人臣。⑪

然而好景不长,年羹尧和雍正皇帝的蜜月期,随着西北战事的结束也临近尾声,年羹尧失宠于雍正帝,应该是在雍正二年十月的第二次进京陛见之后。自掌西北军事以来,于用人、赏功、粮饷各项,年羹尧被赋予近乎专擅之权力,所荐之人莫不用,赏功令其自拟,粮饷长期不奏销,于是不免安插亲信,而钻营之徒奔走其门,赃私巨万,钱粮不清。因此雍正帝深疑年羹尧侍宠擅作威福,潜蓄搅权。⑫

雍正三年四月,起用岳钟其,收拾了年羹尧,免去了其川陕总督职务,调补虚衔的浙江杭州将军。⑬此后,揭发年羹尧罪状的奏折纷至沓来,参劾年羹尧。六月,年羹尧被削太保衔,其亲信家仆等俱逮下法司,其子年富、年兴、年逾等皆削籍夺官,至九月,年羹尧所有世职均被褫夺净尽,雍正帝遣年羹尧之对头都统拉锡兼程赴杭州,会同将军鄂弥达、巡抚福敏。于睡梦中将其逮捕。十一月被押解至京。十二月十一日(1726年1月13日),议政大臣、三法司、九卿奏上年羹尧罪状九十二款,雍正帝下旨,念其平定青海之功,从宽赐自裁。从而结束了其轰轰烈烈、叱咤风云的一生。

纵观年羹尧的一生,作为一位重要封疆大吏,于康熙四十七年任四川巡抚后,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尽职尽责,整顿地方政务,招抚番民,成绩斐然,四川地方为之改观,这也使年羹尧脱颖而出,并顺利地接任四川总督的职位。而康熙末年和雍正初年,西部发生了策凌敦多布侵藏、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等重大事件,清朝在这里进行了两次较大规模的军事斗争。年羹尧时任四川总督和川陕总督,身居要职,责无旁贷。平定西藏时,四川总督年羹尧主要的任务是料理大军粮饷,他的出色表现深得康熙帝的赏识,擢为川陕总督。接着被授以抚远大将军,统领西北军务,平定青海叛乱,更是展现了其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平定罗卜藏丹津的叛乱。总之,清康熙雍正期间,年羹尧对西部的经营和治理,涉及到了政治、经济、民族、宗教、军事等诸方面,尤其是军事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对以后清廷在西部的治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当然后来由于其参与了雍正争夺皇位的密谋,功高震主,不知内敛,锋芒毕露等原因,引起了皇帝的猜疑以及众臣的反对,最终导致了悲惨的结局。

两件小小的笔筒和盖罐,记载了发生在青海的重大历史事件,涉及到重要的历史人物,引发了我们对历史事件的回顾,以及对年羹尧这一历史人物的追忆与思考。笔筒和盖罐是皇帝赏赐平定罗卜藏丹津叛乱这一历史事件的证物,应是在雍正二年五月十一日在西宁举行的会盟大会(祝捷大会)向作战有功人员发放的。值得注意的是,笔筒上提到“平西大将军”这一职衔,史料上却没有记载。这是由于,年羹尧获罪被赐死之故。雍正皇帝在世时,曾敇令编著《朱批谕旨》,其奏折的许多未能收入,所以在涉及年羹尧康雍时期西北的活动时,请人修撰实录及国史馆本传时,即有未详其底里之处。依照笔筒与盖罐的记载,“平西大将军”应是年羹尧青海平叛胜利后,雍正皇帝赐给他的荣誉职衔。显然,笔筒和盖罐的记载弥补了史料的不足。

从文物鉴定角度看,笔筒的款识也反映出新的问题,即笔筒上的树叶款,一般认为,树叶款是康熙朝的民谣款,而笔筒上的树叶款于雍正二年纪年款并处一器,起码说明了两点:一是树叶款并不专属于康熙朝,雍正初年继续沿用。二是树叶款之器并不是都系民窑,起码有一部分官窑器亦沿用了树叶款,这件笔筒就是明证。

(本文撰写过程中,王忠信帮助查阅相关资料,朱兴荣、陆耀华摄影,深表感谢!)


参考文献:
①蔡冠洛编著:《清代七百名人传》第二编《军事、边务、年羹尧》第1274页,北京,北京市中国书店,1984年。
②《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一册,第89折,第119-120页,年希尧,雍正元年二月二十七日。
③张书才:《年羹尧生年考实》,《历史档案》1989年1期。
④《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8册904页,第2991折,年羹尧,康熙六十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⑤《清圣主实录》卷295,康熙六十年十月癸亥,《清实录》第6册第862页。
⑥【清】肖爽:《永宪录》卷2上,第95页,雍正元年春二月庚午条,中华书局,北京1959年。
⑦《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31册第723页,第714折,年羹尧。
⑧《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31册740-741页,第745折,年羹尧。
⑨《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31册第744页,第749折,年羹尧。
「馔跸B。骸肚嗪I坪笫乱耸趼凼觥罚吨泄费芯俊 1993年第3期。
⑪【清】汪景祺:《读书党西征随笔》第21页,上海书店,1984年。
⑫《清世宗实录》卷30,雍正三年三月辛酉,《清实录》第7册第461页。
⑬《清世宗实录》卷31,雍正三年四月巳卯,《清实录》第7册第470页。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