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扎喜旺徐

时间:2015-08-10 12:50:01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央金

扎喜旺徐与其他藏族红军战士一起,从雪山草地走到了陕北高原。

第二节 延安学习

说起来,父亲在跟随红军长征的时候,还是一个听不懂汉语仅略识藏文的穷苦青年。为了更好地进行革命工作,组织决定送他到延安学习,贺龙同志亲自找他谈话,他却回答:“我不去。小孩子才要学习。”贺龙耐心地向他讲解学习对他来讲的重要性。最终,父亲还是走进了延安这座革命的大熔炉,开始了他的学习生涯,从此文化知识的大门慢慢向他开启,而他漫长的革命生涯也由此步入新的征程。

(一)少数民族班

他和其他少数民族学员来到延安中央党校时,是董必武、谢觉哉、成仿吾三位革命前辈亲自到校门口来迎接的。三位革命前辈对来党校学习的少数民族学员非常关心,详细询问了每个人的情况。学校按民族分班编组。这样,中央党校便正式成立了少数民族班,由廖志高担任班主任,马绍良、李养南协助廖志高管理这个班。全班共约50人左右:藏族班有扎喜旺徐、天宝(桑吉悦希)、郭锐、杨东生(协饶顿珠)、孟特尔(孟泰)、罗德干、贺土司、王寿才等8人,蒙族有8人,彝族有9人,回族有20多人。各民族青年,欢聚一起,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红军到陕北后,尚未站稳脚跟,国际国内形势急剧变化,战事频繁,中央亟需处理和解决的问题很多很多。尽管如此,为了中国革命长远和根本的利益,为了苦难深重的少数民族人民早日得到翻身解放,在刚刚创办的中央党校,专门办了一个少数民族班。廖志高任班主任。

共有少数民族学员20多人,主要是经过长征的彝族、羌族和藏族战士,还有在北方参加革命的蒙古族和回族等少数民族同志。其中有彝族战士王海民、阿尔木呷、陈占英、瓦渣木基、潘占云、藏族有天宝、扎喜旺徐、沙纳、协饶顿珠(杨东生)、孟特尔、胡宗林、袁孝刚、王寿才等,羌族的苏新,苗族的石邦智,土家族的彭祖贵。

中央党校从定边迁到延安后,依然将少数民族学员单独编一个班,序列为第七班。

党中央、毛主席对经过长征锻炼的这批少数民族红军战士非常关心和重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亲自到中央党校讲课。

中央党校的许多同学,都是久经革命战争锻炼的杰出的红军将领,抗战爆发后,他们纷纷离校,率领八路军指战员,杀敌报国。少数民族班学员,基本上都是贫苦出身,许多人还是文盲,有的甚至连一句汉话都不会说。尊重各个少数民族学员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生活上按不同民族风俗习惯尽量给予照顾,在当时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每人每月发10斤白面,每人每年加发一套单衣、一套棉衣。每逢民族节日,还按照民族风俗习惯庆祝、会餐。在进行文化知识教育的同时,民族学院还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以及党的民族平等、宗教信仰自由和相互尊重民族风俗习惯的教育。这些对他们以后从事民族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少数民族班的课程,主要是学文化,学汉话、汉文,学自然、地理、历史知识和时事政策等。教员主要是一些文化程度高的老同志担任,中央领导同志也经常来讲课。由于教员都能够深入浅出,循循善诱,注意集体授课与个别辅导相结合,把课程内容同社会问题、日常生活现象相结合,这些文化课不仅使父亲学到了文化知识,而且政治思想觉悟也有了明显提高。

在中央党校少数民族班的基础上,中央决定组建延安民族学院。1941年9月18日,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所培养少数民族干部的学校——延安民族学院成立了。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其他主要领导同志都发来贺信,中央有关部门、中共西北局和各兄弟院校均派人到校祝贺。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的高岗兼任民族学院院长,乌兰夫任教育处长。学院的任务是培养有革命觉悟,有一定文化和理论水平,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民族观,艰苦奋斗,不怕牺牲,坚决抗日,能联系少数民族群众,有志于投身民族解放事业的民族干部。

从那时起,父亲就在民委主要负责人李维汉、乌兰夫等同志的直接领导、亲切教导下学习和工作,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父亲和大多数少数民族干部,都在延安学习,这是组织对他们的培养,同时也是对他们的保护。

(二)成长进步

父亲十分珍惜学习的机会。在近8年时间的学习过程中,他首先突破了语言关,在学习汉语的同时还学习了多门理论课。父亲天资聪颖,而且学习时一丝不苟,勤奋刻苦,很快就学会了汉语。但他从不骄傲,一篇文章他总是反复学几遍,作出详细的笔记。同学们有什么问题都愿意和他研究讨论。每次他都能很快地指出革命导师在哪本书的哪一页里论述过这个问题,道理是什么。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