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扎喜旺徐

时间:2015-08-10 12:50:01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央金

…………

“‘报告!’一个敦厚壮实的身影突然来到贺龙面前,立正,敬礼,然后是‘藏味’十足的报告词‘贺总指挥,红军战士扎喜旺徐来向你报到!”

“‘哦,小扎喜! 小扎喜!’贺龙连忙拉住对方举在帽沿旁边的手:‘欢迎你!欢迎你啊!”

“别看这个青年父亲只有19岁,在甘孜,他却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正宗的‘康巴汉子’,父母都是奴隶,没有牛羊,没有帐房,他自己也不知这肉敦敦的身坯是怎样从饥寒交迫中长出来的,而且,有一副好身手,打枪、骑马、摔跤、搏拳,从十三四岁开始,就找不到对手。因为有了这些本钱,革命态度又坚决,天不怕地不怕,便到博巴政府警卫连当上连长。博巴政府是西康地区在党和红军的影响下,成立起来的藏族苏维埃革命政权,对于二、四方面军的后勤保障,起了重要作用。自然,其中的桩桩件件,都与这个扎喜旺徐的辛苦奔忙是分不开的。”

“红二、六军团初到甘孜时,部队早已断粮。兵马粮草,二者是不可分割的,更何况红二、六军团是从死亡线上长途跋涉,刚刚走过来。部队从中甸开始,就把甘孜这个地名当作一种信念。指战员们绝望的时候就相互鼓励说:‘咬咬牙吧,到了甘孜就好啦!’别的地方没有粮食,垮掉的只是身体,而到了甘孜再吃不上一顿饱饭,便将危及精神。全军1万多干部战士的希望与生命全都维系着“粮食”二字。粮食问题,刻不容缓!贺龙跟任弼时、关向应商议再三,最后亲自到博巴政府求援,接受任务的就是扎喜旺徐。当时的情况很难办,买粮已不可能,筹粮也没有途径,唯一的办法,就是到逃走的反动头人家里去搜查粮食。

扎喜旺徐一马当先,带着二、六军团的集粮小分队,一个点一个点地搜查。结果,还真的搜查出不少粮食,帮助红二、六军团解决了燃眉之急的大问题。

分粮的那天,贺龙特意找到扎喜旺徐说:‘扎喜连长,你可为我们红二、六军团立下了大功啦!’。贺龙高兴地竖起大拇指。

红二、四方面军都要北上了,逃跑的反动头人随时可能会回来,博巴政府也要撤销,这时扎喜旺徐坚决要求跟随红军走。

贺龙望着这个藏族苦娃子,煞是喜欢。那结结实实的体魄,那红红的、如青稞酒一般的脸膛,无不透出坚强不屈的刚毅。

‘好材料,是块好材料!’贺龙笑眯眯地说,掩饰不住的赞赏明亮地写在脸上:‘扎喜,你到我这里来,有我的糌粑,就有你的糌粑!’

扎喜旺徐说:‘贺总指挥,我就跟着你,你到哪里,我到哪里,别的地方,我哪儿也不去!’

现在,队伍要出发了,扎喜旺徐来到贺龙面前报到。当即,贺龙叫人把参谋长李达找来,说:‘李参谋长,我把这个有功之臣交给你喽!’

‘放心吧,总指挥!’李达高高兴兴地领着扎喜旺徐回到队伍中。

经过艰难在征途,1936年10月,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终于在会宁会师。旋即在山城堡打了一仗,消灭胡宗南部一个师,胜利地结束了长征。

扎西旺徐与天宝、沙纳、袁孝刚、杨东生、胡宗林、黄德璋等藏族同志也终于在陕北胜利会师了。他们跟随各个部队长征,到这时才第一次见面。

经过长征,使这些藏族红军战士得到一次革命的洗礼,使他们的精神也得到了升华。他们深知长征的胜利来之不易。解放以后,扎西旺徐满怀激情,经常向各民族的干部群众讲三大会师的盛况,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并由此生发开来,讲党内团结、军内团结、民族团结的重要性,说团结就是生命,团结就是胜利。这位老红军用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教育各民族的师生员工,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珠一样,维护祖国大家庭里各民族的大团结。

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极大地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忱,为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第二天,即10月11日中央发布 《 十月份作战纲领 》。中央决定,三大方面军协同作战,发起山城堡战斗,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直接指挥。

胡宗林所在的三十一军参加了这次战斗,11日下午2时,配合兄弟部队,向山城堡之敌,发起猛烈进攻。经过整整一夜激战,歼敌第78师232旅全部及234旅两个团,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

山城堡战斗,是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的第一仗,也是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