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扎喜旺徐

时间:2015-08-10 12:50:01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央金

“波巴”,即“博巴”,是藏语,意为“藏民”、“藏人”;“依得瓦”是甘孜方言,意为“人民”,“波巴依得瓦”即“藏族人民”。

经过充分的协商讨论,选举产生了博巴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组成人员,德格土司泽旺顿登当选为主席,孔萨土司德钦旺姆、白利土司邓达吉、麻书大头人、格达活佛等当选为副主席。下设9个机构,德格土司的大管家夏克刀登任军事部长;藏族巨商邦达多吉担任财政部长;海正涛担任博巴自卫军司令。

5月5日,大会通过了 《 博巴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 》,宣告博巴依得瓦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成立,选举了博巴中央政府的领导人员,宣布了波巴政府的十大政纲。

1936年7月2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二方面军主力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红四方面军先行北上,邵式平又安排父亲为红二方面军过松潘草地准备粮食和其他物资。父亲勤奋工作,在短短40多天里,筹集到粮食4万6千多斤以及许多其他物资,有力地支援了长征中的红二方面军。仅过草地前,父亲就先后两次为红军筹得军粮6万余斤和数百头牛羊。这6万斤粮食对处于极度饥饿状态的红二、四方面军的6万将士意味着什么?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拯救了无数红军战士的生命。

1936年,父亲随红二方面军参加了长征,是红二方面军唯一一名藏族战士。就在父亲随红军长征离开甘孜不久,逃跑的反动官府和头人又回来了,他们对帮助支援过红军的当地进步人士和积极分子进行逮捕、屠杀。祖父和大伯就是因为支持父亲参加红军,被反动官府逮捕关押了半年之后残酷地杀害了。

(三) 长征途中

毛主席在《长征》之首诗里真实地描写了长征途中的艰苦:“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确,坚强的红军官兵在长征路上露宿野外,饱经风霜,寒气逼人,手脚冻裂。父亲眼见许多战友流血伤亡。长征中的红军常常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供给断绝,衣食无着,只得靠挖草根、捕草鼠充饥,身体极度衰弱而半途病亡,贫瘠的土地荒无人烟,不要说人间烟火,就连一只飞鸟都看不见……

人们经常爱用“爬雪山,过草地”来形容长征的艰难。这雪山、草地,都在藏族地区。雪山是指夹金山,草地是川西草地。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里写到:“贺龙的二方面军在长征中经受的艰难困苦较之红军的主力甚至更大。在雪山上死去的人成千上万,又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草地饿死。”

事实的确如此。从甘孜出发,父亲一直在红二方面军司令部工作,跟随贺龙一起行动。途经色达、壤塘,到阿坝地区。在川西草地,张国焘不顾大局,从事分裂红军的罪恶活动,因而延误了红军东出四川的时机,给了国民党重新调动军队、部署兵力的时间。红军陷于前堵后逼,四面受敌的困境,形势非常严峻。茫茫草原,一望无际,人迹罕至,天气异常。缺粮断炊时,为了充饥,前面的部队把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几乎都吃光了,红二方面军是垫后的部队,困难更大。

父亲亲眼见证了红军长征中数次战役的残酷,长征途中他看到的惨剧更是不计其数:过草地时,有一次因为喝了沼泽地里有毒的水,整整一个连的战士都因中毒而亡。父亲等人赶去救护时,战友们都已牺牲,他十分悲痛。这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每当回忆此事,父亲总是十分悲痛。走到甘肃,终于摆脱了终日饥肠辘辘的艰难日子。但是,到了有粮食的地方,因为一下子吃多了肉食而不消化,又有很多战士死去,因为长征太苦了,红军战士们的肠胃已经很虚弱,必须慢慢恢复。现在人们都懂的道理,那时却让红军战士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红二方面军到达甘肃静宁、会宁地区后,父亲不慎感染伤寒,后又不幸掉队。不大懂汉语的他只有一个信念——部队是北上的,我要向北走!为了找红军,他沿途乞讨,忍饥挨饿,历尽千辛万苦。被敌人抓到后他假装哑巴,被敌人打昏扔在路边,醒来后他继续往北爬……终于,父亲再次听到了红军的歌声和军号,不仅奇迹般活下来,而且重新回到了部队。

这一段历史,在《红二方面军征战纪实》(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是这样描写父亲的: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