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扎喜旺徐

时间:2015-08-10 12:50:01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央金

在国民党蒋介石统治势力相对薄弱的地方,藏族的僧俗大众给红军创造了一个远离战火硝烟、相对安宁的环境,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休整机会,同时也给红军提供了一个解决党内军内的分歧、克服张国焘的错误路线和分裂主义活动,冲破国民党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最终实现北上抗日的条件和环境。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在雪山草地经历了她的发展历史上最艰难、最危险,同时也最悲壮、最辉煌的岁月,国民党蒋介石调动中央军和地方军阀的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张国焘分裂党、分裂红军、另立中央的严重事件都发生在这一地区。这种严峻的形势是党和红军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为了冲破国民党反动派的围追堵截,粉碎敌人将红军困死、饿死、消灭在雪山草地的阴谋,为了避免党和红军的分裂,为了确定红军前进的正确方向,为了纠正张国焘的严重错误,维护党和红军的团结和统一,中共中央在这里召开了7次政治局会议,此外还召开了中央常委、中革军委和其他一些重要的军事会议。如此密集地召开一系列重要的中央会议,这在我党和我军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仅此一点,也可以看到情况的紧急、战斗的激烈、形势的严峻、斗争的尖锐复杂。红军在这里翻越了10余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走过了人迹罕至的水草地,有的部队还三过草地,历尽艰辛。十分难能可贵的是,红军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在这一地区建立了少数民族地区最早的革命政权之一 ——格勒得沙共和国中央革命政府和博巴人民共和国中央革命政府;在很多县、镇、乡建立了苏维埃博巴政府,在偏僻遥远的雪山草地,也建立了苏维埃红色政权。这在雪山草地的历史上,在藏民族发展的历史上,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解放后在甘孜藏族自治州被命名为“老革命根据地”的就有7个县、88个乡;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被命名为“老革命根据地”的有9个县、114个乡镇。

一般人只知道在井冈山,在中央苏区,在湘鄂赣、鄂豫皖,在陕甘宁、川陕边等地有苏维埃红色政权,有革命根据地,却很少有人知道在遥远的雪山草地也曾建立苏维埃红色政权,创建革命根据地,曾经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红军长征途经雪山草地时,藏族人民为之做向导、当翻译、抬伤员、告敌情、筹粮草、备寒衣、牵军马、献牦牛、开山路、搭桥梁,组织运输队和担架队,救治伤病员,收容掉队和离散的红军战士,并帮助他们归队。主力红军离开雪山草地北上抗日之后,又保护、安置了大批伤病员和体弱生病不能跟大部队走的红军指战员,使他们没有遭受国民党反动派的杀害。西路军在马步芳统治地区全军覆灭的遭遇与红军在雪山草地得到保护的情况截然不同,成为鲜明对比。马步芳疯狂叫嚣:“宁死一万人,不失一寸土”,追随蒋介石,坚决反共,不遗余力。而广大藏族僧俗群众则积极支援、救助和保护红军,很多红军战士在藏族地区生活了10多年,直到全国解放,雪山草地升起五星红旗,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军队回来,共同迎接新中国的诞生。与此同时,有一万多名藏族和羌族及其他兄弟民族的优秀儿女参加红军,组建了三个有正式红军番号的藏民独立师,若干个藏民独立支队和骑兵连、骑兵大队。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第一个骑兵师是在藏族地区组建的。他们是红军战士与藏族人民的优秀儿女共同组成的一支革命武装,是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朱德总司令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的一个组成部分。红军北上抗日,他们又告别家乡,随军北上,再走水草地,翻越大雪山,用鲜血和生命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

父亲回忆当时的情形时,满怀深情地说:“1936年1月,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红四方面军来到甘孜地区,来到了我的家乡,这次我和几个年青人没有躲藏,而是在街上远远地观察这支队伍,我们看到这支队伍纪律严明,买卖公平,不骚扰百姓,说话、待人也十分和气,总的感觉是对穷人好,这些和我们以前所见到的其他军队迥然不同,很像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军。”

父亲满怀深情地说:“这些对我影响很大,也渐渐明白了红军是广大穷苦人民大众自己的队伍,是为劳苦大众打天下的队伍。以后我便积极地投身到为红军服务的工作之中,经过红军官兵革命言行的熏陶和自己的努力当上了‘民族代表’,出席了红四方面军在甘孜召开的各界僧俗人民代表大会。会后,在时任红五军团地方工作部部长邵式平的感召下,正式参加了红军,并动员藏族群众和寺院里的僧侣献出粮食和肉食品,支援红军。”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