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深切怀念我的父亲扎喜旺徐

时间:2015-08-10 12:50:01  来源:青海藏族网  作者:央金

第一章 革命洗礼

父亲1913年7月28日(农历癸丑年6月25日)生于四川省(原西康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一个藏族贫苦牧民家庭。1935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第一节 参加红军

(一)回忆往昔

父亲晚年回忆时讲到:“我生长在封建农奴制社会的年代中,我家世世代代都是牧民,父辈兄弟五人,父亲排行老大。他们忠厚、耿直、勤劳、俭朴,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总盼望有一天能过上好日子。可是那时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虽然推翻腐败的清政府,建立了中华民国,但政治依然腐败、社会依然动荡。帝国主义列强采取各种手段,对我国进行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侵略,封建军阀连年混战、争权夺利、鱼肉百姓。我不仅目睹了自己贫苦家庭的处境,而且也目睹了当军阀为发展自己的势力,到处招兵买马、争夺地盘,欺压百姓、肆意征粮、征款、征税、横征暴敛,搞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胆。许多农牧民一听说“粮子”(指吃粮当兵的人)来了,或看见大路上过队伍,便急急忙忙挟上包袱、赶上牲畜跑到深山里躲藏起来,等那些队伍过去或驻定后,觉得没有多大危害,才敢回家。我小时候不仅跟随大人们躲过多次兵灾,还有几次被迫吆喝着牧主家的牲畜躲到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广大的藏族人民在军阀蹂躏、封建农奴制度繁重的苛捐杂税的压榨下,十室九空,根本无法安居乐业。我从7岁开始便给牧主放羊、当长工,整整过了14年娃子生活。

1935年春天,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来到雪山草地,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都曾到过金沙江以东的广大藏族地区,在那里撒下了革命的种子。

第一个到川西草原的,是红四方面军;最后离开藏族地区的,也是红四方面军,他们前前后后在这一地区停留达一年零四个月之久。继四方面军之后,一方面军和二方面军先后来到雪山草地。三路大军,十几万人,来到雪山草地。雪山可以作证,草原可以作证,江河可以作证,蓝天可以作证:自从盘古开天地,自从青藏高原由海平面隆起,雪山草地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场景;雪山草地敞开她博大的胸怀拥抱英雄的红军;藏族同胞满腔热忱地迎接远方的亲人。

20世纪30年代中期,这块鲜为人知的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伴随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脚步声而闻名世界。从那以后,“雪山草地”成为东部藏区的象征,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革命历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

当时,西康尚未建省,这些藏族地区分别隶属于四川省、云南省、青海省和甘肃省,包括从夹金山到腊子口的广大藏族地区。中央红军长征,从江西出发,到陕北,历经12个省,而在四川省境内停留的时间最长,经历的斗争最复杂、最艰险;四川省境内,在藏族地区的时间又最长,环境最艰苦,条件最困难。红军长征,从1934年10月开始,到1936年10月胜利结束,历时两年。其中,在四川经历的时间达一年零八个月。红军一、二、四方面军途经四川百分之六十的县。这期间,在四川藏族地区历时一年零四个月之久。二、四方面军的后卫部队,停留的时间要更长一些。在红军的历史上,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两次会师,即一、四方面军的“达维会师”和二、四方面军的“甘孜会师”,都发生在藏族地区。红军走出川西北草地,又走到青海省和甘肃省的藏族地区,翻过腊子口,到陕北,与刘志丹领导的红军会合,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开创了新的局面。

中央红军即一方面军从江西根据地出发,冲破敌人的四道封锁线,血染湘江水,战况空前惨烈,损失无比巨大。然后攻占遵义,四渡赤水,突破乌江,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进入藏族地区,与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四方面军从川陕根据地出发,强渡嘉陵江,策应中央红军。但是,两军会师后,张国焘野心膨胀,分裂红军,另立中央,二过草地,率队南下,血战百丈关,损失惨重,部队损失过半,从8万多人锐减到4万多人。百丈关战役,是长征途中继湘江之战后一次惨重的失败。四方面军第一次进入藏区,与一方面军会师达维时,号称有10万多人,其中战斗人员有8万多人;第二次进入藏区时,只有4万多人。二方面军历尽艰辛,从迪庆高原过金沙江进入藏区,到达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师。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