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教育、学术、文化保护等领域卓有建树的活佛教授

时间:2015-03-23 17:41:13  来源:《青海藏族》2014年2期  作者:

 多识.jpg

——记西北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多识·洛桑图丹琼排

      多识仁波切本名多识·洛桑图丹琼排,简称多识,笔名多识·东洲宁洛,生于1936年1月,系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天堂寺第六世朵什活佛。

       多识教授,西北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帖专家,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朵什寺第六世寺主活佛。雪域当代深受众望的学者、翻译家、哲学家和教育工作者。
       多识教授曾在天堂寺和拉卜楞寺学习藏传佛教五部四续显密经典,后从事藏语文教学工作,教育成就突出,培养的学生遍布国内各大藏学研究机构及教育系统,是“甘肃省劳动模范”、国家民委“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获得者。
       多识教授在藏传佛教哲学与伦理学研究、藏传因明学、藏汉翻译研究与实践、藏语语法研究、藏族传统文学、藏族历史文献等学术领域,以及文化保护、慈善等方面均有卓越建树。
多识仁波切,是国内藏传佛教界对西北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多识教授的称呼。仁波切,藏语意为顶饰,人中之宝。是藏传佛教对有成就的高僧大德的一种尊称。
         他曾在天堂寺和拉卜楞寺学习藏文和藏传佛教十明学科,后从事藏语文教学工作,期间自学了汉语言文学。
        1952年参加工作,曾在天祝师范任教,后任天祝县文教局副局长、天祝县编译室主任等职。
      1983年调至西北民族学院少语系任教,1985年起任藏文专业研究生指导小组组长,1992年聘任为西北民族大学教授,任藏语文硕士研究生导师,系享受政府特殊津帖专家。1992年到1996年任少语系系主任。2004年被国家民委聘任为西北民族大学首批博士生导师。
      截至2015年,多识教授仍为西北民族大学藏学院博士生导师。

      以下是笔者从西北民族大学藏学院网站,各类图书报刊杂志对多识教授的报道中,撷取出的部分事迹,从中可以看出一个活佛教授呕心沥血,献身民族教育文化的部分侧影。

一、教育成就突出
      在一本1957年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甘肃省优秀教师代表大会教育经验选集》中,有一篇文章为《热爱民族教育事业的藏民优秀教师——朵什·图丹瑟撰》,记载的就是,多识教授21岁时在天祝初师教书育人的先进事迹。
       在国家民委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多识教授的先进事迹评价,关于教育,文中写道:多识同志一贯忠诚党的民族教育事业,具有“献身、求实、协作”的科学精神和优良的职业道德。坚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团结同志,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具有优秀的职业道德和思想品德。他二十多年如一日,从事藏学学科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多识同志满腔热情,认真投入教学工作,在实践中不断积累教学经验,完善知识结构体系,提高教学能力。他深爱自己的岗位,努力总结和把握教学规律,及时更新教学内容,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以强烈的责任感履行教师职责。主要担任《藏语语法》、《藏文修辞学》、《藏文历代文选》、《因明学》、《藏传佛教》等课程的教学任务。培养的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已遍布全藏区,这些学生成为国内藏学研究界的骨干力量,多识教授也因此成为国内著名的藏族教育工作者之一。曾荣获“甘肃省园丁奖”“甘肃省高等学校教书育人奖”;1989年被甘肃省人民政府授予“甘肃省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2007年12月荣获第二届国家民委“突出贡献专家”奖。

二、学术成果突出
       多识教授不但精通佛学,同时也精通藏、汉语言学以及历史、文化等诸多学科。他用两种文字撰写出版了十多本涉及多学科的图书以及大量的学术论文,部分作品已被选人大学和中学藏语文教材。

(一)藏传佛教哲学与伦理学研究
       藏传佛教文化体系庞大,内容十分丰富,已成为藏族文化的主干和精髓。要想了解藏族和藏族文化,须先了解藏传佛教,这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藏传佛教的精髓是它的哲学体系和伦理道德体系。
       多识教授长期致力于现代社会中藏传佛教如何解读的研究,截至目前为止,在藏传佛教方面已出版的专著有十部以上,其中以《佛教理论框架》为主导的《爱心中爆发的智慧》书系,享誉海内外,被誉为“来自喜马拉雅的智慧财富”“有关佛教哲学、佛经解读及藏传佛教知识最为权威、经典、最为畅销的汉文读本之一”、“华语世界研读、学修藏传佛教的必备之书”,获得了国内外广泛的认可。
      该书系包含《活佛说佛——佛教理论框架及其导读》、《中观应成派见解难点解说》、《乐空不二——上师供仪讲记》、《甘露宝瓶:藏密本尊仪轨讲授集》、《密海灯塔——多识仁波切驳论文集》、《藏传佛教常识300题》、《藏文名著选译》、《热译师传威德之光》、等原创和翻译解读作品。该系列书系已经成为西南民族大学等院校宗教硕士、博士生的教材和参考书,多识教授也因此成为藏传佛教界最著名的学者之一。

(二)藏族传统文化研究
     在藏族传统文化领域内,多识教授主要从事藏族传统文学,藏族历史文献,藏传因明学方面的研究。已发表出版的藏文著作有《云使浅释》、《诗学概论》、《藏密典籍选编》、《多识论文集》、《多识诗文集》、《佛教总论乐道灯塔》等。
      1、藏族传统文学。藏族有包括书面文学和口头文学在内的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学。如何正确继承发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学,积极促进社会发展,以满足人民的精神生活需求是摆在每个文学工作者面前的主要课题。长期以来,多识教授从事藏族文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发表相关论文二十多篇。
      2、藏族历史文献。藏汉两种文字的藏族历史文献资料在藏族和西部各少数民族的历史研究中具有十分重要的相互参照和相互补充作用,在历来的研究中由于语言文字的隔阂,在解读古文献中的人名、地名、民族和部落名称时产生了许多错误,致使很多历史问题蒙上了一层烟雾。多识教授利用通晓藏汉两种语言文字的优势,较成功地解读了藏汉历史文献中的许多人名、地名和民族部落名称,根据研究心得撰写了《藏汉民族亲缘关系探源》和《松赞干布等吐蕃诸王年代考证》论文,这两篇论文在藏学界获得了较大的反响。
      3、藏传因明学。因明学也称佛教逻辑,与西方形式逻辑构成了性质不同的两大逻辑体系。因明发源于古印度,但在藏传佛教中经过长期的研究、补充、深化,使因明学发展到了新因明的高级阶段。正如前苏联科学院院士巴尔次基所说:“新因明已发展到了数理逻辑的高度”,有人说“因明是藏文化中最有价值的思想成果”。多识教授曾受过良好的因明学教育,并从事因明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指导因明硕士研究生已有十多名,发表的论文有:《藏族对因明学的贡献》、《因明不是迷信》等。他于2010年出版的《藏传佛教认识论——开启量学(因明学)宝库之金钥匙》一书,全面介绍因明逻辑和中观哲学原理,已成为学术界研究因明学的必读书之一。

(三)藏语语法研究
      藏文语法以吞弥桑布扎(藏文创始人)的《三十颂》和《字性颂》为藏语语法界历来所遵循的“金科玉律”。一千多年来藏文经过了几次文字改革,藏语语法词汇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变化,但藏族学者除了一代一代地继承而外,“二颂”的理论体系几乎没有新的发展和突破。多识教授从藏文语法教学和阅读写作中发现,传统藏语语法理论体系极不完善,不能解释很多语法现象,和语文实践严重脱节。
      故从50年代起,他就潜心钻研,运用普通语言学的方法,借鉴外语和汉语语法对藏语文进行分析研究,创建了一套藏语语法新的理论体系。如将传统的八格归纳为四格二十八式,将动词三种时态分为五类、三时、九态、四十一种用法等,系统地解释了语法格和动词时态应用规律。阐述新语法规律的藏文专著《藏语语法论集》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后,1989年获得国家民委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该书现已被许多大专院校藏文专业作为教材和参考书,在学术界获得了普遍的认可。

(四)藏汉翻译研究与实践:
      多识教授是藏族著名学者中间为数不多的藏汉兼通的人士,十多年来,他翻译讲解了《大威德之光》、《佛理精华缘起理赞》、《菩提道次第心传录》等颇有影响的藏传佛教著作。他的翻译针对当代人语言特色,能够准确传达藏族文化的精髓。同时也在许多论文中阐述了他的翻译观念。通俗易懂,适合汉地读者,准确传达藏族文化的精髓,是多识教授翻译作品的成功之处。

三、社会影响突出
      多识教授以其学识、名望,在国内外藏学界、藏传佛教界享有崇高的威望,这些威望为西北民族大学带来了巨大的声誉。
多识教授在文化保护,慈善等领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1980年,他在天祝任文教局副局长期间,发现并保护了国宝级文物——天祝铜牦牛;
1996年,接受家乡天堂寺僧众的请求,主持天堂寺的工作。
为了恢复黄河北部八大寺院的天堂寺,重建当地信教群众精神以及日常生活的和谐环境,多识仁波切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他的弟子出资数千万元在天堂寺恢复重建的宗喀巴大殿、空行宫、文殊殿、大经堂等,已经成为河西走廊以及华锐藏区的著名景点及旅游区,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为当地老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福祉和经济效益。2013年恢复重建的朵什寺投资千万元,它的建成,必将成为河西走廊有一道著名景点和旅游区。
海啸和地震期间,多识教授先后捐助数万元现金钱物给有关机构。
多识教授还在藏区寺院恢复等方面,为安多地区许多大大小小的寺院给予现金等各方面的支持。
2006年,多识教授自筹资金,发起成立甘肃省藏人文化发展促进会,并自任会长。自促进会成立以来,仅在慈善方面,先后为从各地募集,为甘肃甘南、天祝、青海海南、四川甘孜等贫穷落后地区的学校和农牧民群众捐助衣物上万件,价值几十万元。
2008年,多识教授自筹资金十万元,建立多识爱心慈善基金,意在帮助藏区教育出版,救助藏区妇女儿童求医就药。
2010年,多识教授在西北民族大学捐助五万元,设立“多识奖学金”,旨在奖励品学兼优的、在校学习满一年以上的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藏缅语族、藏文信息)专业、历史文献学(格萨尔学)专业全日制博士、硕士研究生。

多识教授曾应邀赴蒙古国、日本、美国、韩国、新加坡、香港国家和地区等举办藏族文化和藏传佛教讲座。同时在广州、杭州、哈尔滨、成都、西宁、甘南、天祝等地,为高校、政府以及企业、寺院,做了大量的有关藏族文化、藏传佛教、藏族教育以及和谐社会的演讲和讲座。作为藏人文化发展促进会名誉会长,多识仁波切是藏族文化“和谐思想”最有力的传播者之一,他以《爱心中爆发的智慧》系列书系所阐释的慈悲利众的崇高伟大境界,为广大中文世界的读者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精神财富。该书系十多部著作,自1995年初版以来,已发行上百万册,被誉为“有关佛教哲学、佛经解读及藏传佛教知识最为权威、经典、最为畅销的汉文读本之一”,“华语世界研读、学修藏传佛教的必备之书”,获得了国内外广泛的认可。该书系也已在台湾等地出版发行。
他以《爱心中爆发的智慧》系列书系所阐释的慈悲利众的崇高伟大境界,为广大中文世界的读者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精神财富,赢得了他们由衷的崇敬。
曾兼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干事,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研究员,甘肃省民族语文翻译专业委员会主任,西藏大学文学院、西南民族大学藏学院客座教授、甘肃省藏人文化发展促进会名誉会长、藏人文化网顾问等多种职务,系甘肃省第五、六、七、八届政协委员。

结语: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

  多识教授,一生许多知识都靠自学得来。他曾经自学英语、日语、法语等多国语言,同时自学书法、绘画。就在年近七十的时候,他又自学了两样东西,一是游泳,他不但坚持学习,而且每周一到两次进行锻炼;二是计算机。多识教授可以用藏文汉文同时在电脑上写作,而且可以用PS软件,处理制作图片。他用电脑自己制作的100幅新概念唐卡图片《藏传佛教造像集萃:多识仁波切电脑制作佛像100幅》,已于2012年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2010年12月,多识教授19万字的《藏传佛教认识论》一书由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

2011年10月,18万字的《藏密本尊仪轨讲授集》出版;2013年2月,42万字上下两册的《密海灯塔:多识仁波切驳论文集》出版;2013年6月,18万字的《中观应成派见解难点解说》出版。

2014年新年伊始,三册80多万字的“多识仁波切藏译汉图书书系”,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上市。
由多识教授校订的洋洋洒洒四册130万字的《兰仁巴大师文集》(藏文)在重新校订后也在2014年出版。

2014年4月,多识教授在成都、北京、上海的西南民族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佛教在线网、新浪网等高校和网站先后作了十一场系列报告及问答交流活动,引起巨大反响和关注。
多识教授发起创办的甘肃多识爱心基金会正在起步之中。
多识教授的许多藏汉文著作还在整理之中,即将陆续出版。
有位学者说过,抛开多识教授的学术教育成果不提,仅仅是视野开阔、兼容并收,博览群书,不断学习,不断创作,与时俱进等品质,已经足以让后辈们高山仰止了!

最后更新